脆弱的帅哥,最致命

脆弱的帅哥,最致命
[标签:标题]

李准基有多让人心疼?就算是演一个冷漠阴暗无法共情的嫌疑犯,都能赚人眼泪,哗哗的。

《恶之花》刚出了第11集的预告,虐到不行。李准基演的丈夫白熙成,被警方识破了真实身份。身为刑警的妻子车志元,不忍扣留他,只能哭着对曾经深爱的丈夫说,“去一个连我也找不到的地方,还有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预告的最后一幕就是,李准基跑路了,一路开着车默默无声地流泪,那一张脸哭得不成人形,但还是让人心疼。看得我瞬间就想将所有的案件抛诸脑后,什么嫌疑共犯啊,什么反社会人格啊,快来妈妈怀里哭。

白熙成这个角色很难演。

因为天生的缺陷,他无法对喜怒哀乐共情,连微笑都要跟着网络视频反复操练,不能显露出过多的感性情绪。但是另一面,他与车志元之间的互相救赎才是这部剧的核心,内在的人性没有泯灭,也不能演得特别招人讨厌和畏惧。

李准基的气质太适合演白熙成,他往那一站,这个角色已经立住了大半。细细长长的眉眼,看上去有些斯文和阴柔,是变态杀手的标配。但是眼神里,又有一些捉摸不定的闪光,让你忍不住恍惚,搞不清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冷漠还是天真。

最重要的是,李准基身上有那么一种若隐若现的脆弱感,与白熙成如出一辙。危险中透出一丝脆弱,脆弱中又有一些倔强,才会让冷静的车志元都忍不住着迷。

其实又岂止车志元,几乎所有女性观众都无法抵抗具有脆弱感的男演员。

17岁的朱迪·福斯特早就说过,“对于女演员而言,重要的是智慧、力量,有时甚至是疯狂。而男演员最好的特质,是脆弱感。好的男演员都会透露出一种感觉,我会受伤,我很敏感。”

这话不假。一个好演员,往往能突破刻板的性别印象,显露出截然不同的人格魅力,巨大反差形成的性张力,是最为迷人。

比如刘烨,去中戏面试的时候,别人都是又编小品又唱歌跳舞,刘烨愣愣地站在那里,用一口大碴子味的东北话说,“我什么都不会。”就这样还被录取了,没别的原因,就是太好看。

班主任常莉看到刘烨就挪不看眼。“有些人眼睛也是大大的,但没东西。一看到刘烨,就会被他眼睛吸引住。”

刘烨个子很高轮廓也很硬朗,本该是个顶天立地的东北汉子。偏偏他长了一双忽闪忽闪的小鹿眼,像一扇关不住的窗户,一下子泄露了内心的柔软和忧郁。

申博电竞app_最新版官网下载

至今记得《蓝宇》里,刘烨对着胡军唱的那首《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

蓝宇站在雪地里,一边搓着手,一边小小声地唱着歌,一句句呼出来的白雾,一片片轻轻落下的雪花,那么纯白,又是那么脆弱,你想伸手去接,却化成了冷冰冰的水。

这一幕莫名看得人泪奔,刘烨也凭着蓝宇这个角色,拿到了当年的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金城武的脸也是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看起来很有男人味。但也是那一双眼睛,出卖了他。他的眼睛虽然没有刘烨大,但是很深邃,像一池春水,眼睫毛那么一划拉,就波光粼粼的。

蔡康永曾经陪着金城武开车兜风,金城武在车上跟他讲了一个很悲伤的故事。讲到最后,金城武忽然哽咽了,他把头埋在方向盘上,啜泣。

《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去采访金城武,写了一篇后记就叫,《为什么保护金城武》。文章里说,金城武身边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要保护他。“他有一望可见的敏感,却抵御着整个时代大潮的冲刷,要保持住那个只想好好创作、完全不想让大众知道的自己。他脆弱又强大,让人心生敬佩,忍不住想助他一臂之力。”

陈可辛最懂得呵护金城武的脆弱。《如果爱》里最动人的一个瞬间,就是林见东报复了孙纳,准备远走高飞。但是在机场他突然回过神,跑回去找孙纳。两个人在冰冻的河边热烈地接吻,吻着吻着,阿武哭了,阿伟死了。

也许你能无视耍酷的帅哥,但有谁忍心推开落泪的金城武?

不过也不是所有脆弱的男演员,都那么楚楚可怜。也有一些脆弱感,是锋利的,尖锐的,就像是一把磨得很单薄的小刀,折一折会断,拉一拉却会痛。

比如陈坤,他的眼睛里也常常透露出脆弱的美,但这美是有距离的,不敢让人轻易接近的。

在北电读书的时候,陈坤羡慕同学的眼睛都干净得像玻璃珠,那么单纯那么明媚,而他从小生活坎坷经历了太多,感觉自己比别人都复杂。

有一次班里搞郊游,他被分配骑车去几公里外的超市买东西,他推着自行车走路去,又推车走回来。因为他不愿意告诉老师,自己不会骑自行车。

接受采访的时候,陈坤对记者也不太客气,爱反问,也爱质疑,说话根根都是刺。但记者对他却是无限宽容。一个敏感的人,必须长出很坚强的刺来抵御困难的生活,但这刺里包裹的,该是多么脆弱多么剔透的一颗心。

就算是表白,他也要扬起头故作坚强地问你,“愿意留下来吗?”如果你说不,他脸上不会有表情,但心已经碎成了渣渣。

同样是苦出身的邱泽也是这种类型。表面看上去,骄傲得不得了,冷漠得不得了。但是他身上总有一个隐秘的开关,一旦不小心戳到,就会泪流成河,露出一个脆弱男孩子的真面目。

2004年,邱泽突然地宣布要退出歌坛。新闻发布会一开始,他还特别冷静地交代着接下来的动向。可是一说到喜欢的音乐,他突然美男子落泪,“我想要写歌,想要唱歌,想要玩团,我也只是一个这么普通的年轻人而已。”

因为和唐嫣分手,被骂了很多年渣男,他都是一副渣到底的样子。接受新京报的专访,邱泽谈到渣男谈到性格这些话题都很坦然,但是当记者说,“父亲是一生对你影响最大的人吧”,他笑着回应,“是吧,也是课题申博电竞_最新官网”,一滴眼泪突然从眼角滚落,他慌忙去擦。

男演员的脆弱感,和天生的性格有关,也和后天的经历有关,但无论如何,都是自然形成的。那种不经意间袒露的真诚和无防备,是打动人的关键。

没有脆弱感,却要强凹的男演员,就比较致命了。

比如黄晓明,明明是一个阳光硬朗型的正小生,偏偏要去演脆弱的花美男。他在《泡沫之夏》里演的洛熙,简直是史诗级翻车。

洛熙的人设就很惨,从小父母双亡,被孤儿院领养回来,还不受家人的待见。他明明想要很多爱,却总是假装不想要,总是嘴硬心软。

黄晓明是怎么表现这种美强惨的呢?就是一申博体育_最新官网直扯起嘴角微笑,笑容里散发的不是脆弱,而是一种特别急切的功利心,“看我迷不死你。”

所有的帅都耍了一遍,就是无法示弱。

吴亦凡也演过差不多的角色。《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里,他是一个因为母亲自杀变得自闭忧郁的少年。也是喜欢上了青梅竹马的姐姐,不敢表白。最后还为了帮姐姐报仇,打枪入狱,葬送青春。

反正两个字总结,就是可怜。

吴亦凡演出来,的确是蛮可怜的,但不是让人想要抱进怀里的爱怜,而是“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傻掉了”的哀怜。

这不是脆弱,这是智弱。

想一想,如果国内拍《恶之花》,能演白熙成的男演员大概也不多。刘烨的脆弱感已经消失了,陈坤金城武年纪也稍大了一些,没有少年时期的那种仓皇无措了。

年轻演员里,易烊千玺是难得的有脆弱感的少年。

《少年的你》不用说了,他演的小北,虽然是个没有文化的小混混,但还是真实地让人怜爱了。关键就在他一双很有戏的眼睛,什么都不肯说但又什么都说尽了。

之前易烊千玺上综艺读信,读到“父母是挡在我们和死亡中间的一道墙”,突然哽咽,要了一张纸低头拭泪。听着大家讲和亲人离别的事情,他不发一言,但是眼眶却红了申博app_最新官网。

那个眼神,太适合拍成剧了,有倔强,也有可怜,还能看到一丝病娇,有点白熙成的影子了。

只可惜,脆弱的保质期太短暂,希望易烊千玺还有作品能跟得上。

由于近期公众号规则调整,大家很可能无法第一时间收到我们的推送。所以如果你希望我们能正常出现在你的时间线,恐怕你要动起来设置个星标,然后读完了之后顺手点一下「在看」,记得哦。

另外,我们招实习生啦,请认真阅读一下警告,反正上一个在我们这里的实习生已经红了,走了。

编辑 |母爱泛滥的贾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