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第一,屠版一个月,2020年第一渣男成名记

热搜第一,屠版一个月,2020年第一渣男成名记
[标签:标题]8月11日,北京最热的时候,我们在塞隆创新工厂的一个摄影棚见到了许幻山的扮演者李泽锋。当天他的行程满满当当,羊早上刷朋友圈就看到媒体同行要采访他,傍晚见到他的时候他说刚拍完冬装,又匆匆赶来这里,只留给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采访。演完《三十而已》这部现象级的热播剧,李泽锋的脸彻底被大众记住了,上采访跑通告的频次,比他不温不火的前14年加起来还要高。

怎么看一个角色火不火?

就看在微信朋友圈能不能激起水花。

2020年夏天,朋友圈的话题都被许幻山承包了。从朋友圈到微博,到抖音,唰一打开手机,满屏都在口诛笔伐许放炮。

“新一代国剧渣男”,“时间管理大师”,“渣男c位出道”,许幻山坐实2020年第一渣男称号。

骂许幻山,那怎么骂都可以啊!骂说明我们演得好,你才被骂呀。你这如果大家都喜欢许幻山那也奇了怪了,我说也不可能的。”

对于成为全网狙击对象的“渣男”,他早有心理准备,网络上配合网友一起玩梗,现实中网友接机的时候喊他“许放炮”,送他蓝色烟花和冰激凌,他也乐呵呵收下了。

而对于意外走红这件事,李泽锋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被推上了社交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演员到一炮而红的渣男“许幻山”,这条路李泽锋走了14年。

羊的第九期《Young Face》,让我们对焦李泽锋,一起来看看,2020年第一“渣男”是怎么走红的?

想先看视频的戳

在成为许幻山之前,李泽锋还是一个“剧抛脸”演员。

演一部戏,大家只记住了他诠释的角色,却不记得他这个人,在名气即流量的演艺圈,李泽锋的处境显得有点尴尬。

《那年花开月正圆》饰演 王世均

《亲爱的热爱的》饰演 王浩

但是行业内也有一个说法是,“剧抛脸”才是对演员实力最好的肯定。因为他能带出演绎角色的灵魂,演什么就像什么,演这一个角色,绝不带上一个角色的影子。

对这个称号李泽锋还是自豪的。他觉得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的代表作,每一个角色都是自己的标签。

当演员对他来说是一个惊险刺激又充满新鲜感的过程。因为演员职业的特殊性,可以带他走进不同人物的人生,体会不同人物波诡云谲的命运,酸甜苦辣味都尝遍。当一个演员,相当于比普通人多活出好几辈子,这是其他行业都不具备的。

李泽锋坚定不移地说:我觉得演员我能做一辈子。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摄像机捕捉到他眼里的光,神采奕奕。

确实,相比起女演员,男演员的花期更漫长。

现在37岁的李泽锋,还能等来一个内心是大男孩的许幻山角色,是幸运,也是必然。

出道14年,演了三十余部戏,李泽锋一直在感激自己的好运,感谢一路遇上的贵人。

“我好像空档期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基本上还是一个戏接着一个戏在拍。即使在我不拍戏的日子里的时候。我也是在充实自己,因为我知道我们每一个努力都在为我下一个角色做准备。”

在这个圈子里,人气的极速飞升也意味着心态更加浮躁,对于新人来说,未必有心力和定力去承载超出实力的名气。

而李泽锋前期的不温不火,其实是蛰伏已久,对于一夜爆红,他心态上也能迅速接住自己。

一直有戏拍,也一直有空档停下来思考角色,这种松弛的心态让他一直有种天真感。

李泽锋是演艺圈难得一见过了35岁还保持大男孩感的演员,一同去采访的工作人员都被他的年轻状态惊呆:什么?他已经37岁了?看不出来。

所以许幻山来的时候,李泽锋稳稳接住了。

“在走进许幻山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我在寻找着许幻山,许幻山,也在寻找着我。那么我们在进入开拍的第一天的时候再进行磨合。然后呢,逐渐地两个人我和他合二为一。”

所幸,李泽锋,终于等来了许幻山。

一生阅女无数,最懂渣男心态的渡边淳一,曾经揭穿过女性的隐蔽心态:女人表面上都喜欢看起来高雅得体的君子,但却更容易接受渣男。

许幻山这个角色,不能仅仅用简单粗暴的“渣”来形容,他有很复杂的现实意义。

尤其是在婚恋危机四伏的当下,女性容易把对理想伴侣的形象投射到屏幕角色,于是“许幻山”这个渣男理所应当成了对现实中男性不满的情绪出口。

大家疯狂骂许幻山,骂的也许是那个永远不能满足女性内心需求的”完美丈夫“。可是完美丈夫这个物种,真的存在吗?

渡边淳一曾说过:

“丈夫这东西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有着不沉稳、不安定的特性,他们明明已经结婚了,却还总是把目光转向外面的花花世界,经常想离家出走,经常想把老婆给换了。”

这一句像是对渣男许幻山的高度概括。

李泽锋身上成年人的不稳定一面,恰恰是他打动导演的点。

在采访现场的李泽锋,还未开拍的时候,小动作不断,旁若无人嘟嘴眨眼,跟贴身助理开玩笑,翘起二郎腿。一下子跟顽劣的许幻山重叠了:踢足球跟人打架的许幻山,偷吃许子言零食的许幻山,他像个永远长不大的男孩。

所以《三十而已》导演找到李泽锋的时候,一拍即合。

当时李泽锋从横店去虹桥见了张晓波导演,只见了40分钟,导演就拍板用他:你要愿意的话,我就定你来演,我就不再找别人了。

在此之前李泽锋没有演过类似角色,他问导演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角色交给他。

导演说:我觉得在你身上看到很多种许幻山的可能性。

眼光准狠毒。

许幻山的壳有了,就差神了。

在走近许幻山这个角色前,李泽锋看了大量渡边淳一的书,领会渣男精神,然后把这些小人物细节,填充到许幻山的框架中。

许幻山是个复杂多面体,他是男孩儿又是男人,是老板又是情人。

“跟顾佳说话的时候,他是个大男孩儿。对着林有有的时候,面对仰视崇拜他的女孩,他显得更像一个男人。”

吴伯凡在一期谈话节目里提到关系的底色。婚姻关系的底色是美好,后期一点点鸡毛蒜皮,都是在消耗原先的关系。婚外情的关系底色是空白,两个人在空白的纸上添色彩。

所以即使顾佳是十项全能的完美人妻,许幻山还是出轨了什么都不如顾佳,仅仅只比她年轻的林有有。

婚姻里的男人贪心在于,琴瑟和鸣的婚姻要有,自由自在的婚外情也要。

许幻山的“渣男”形象立住了,汹涌骂声也随之而来。

《三十而已》收视爆了之后,剧中角色每隔两天就被拎上热搜轮番网暴。骂声在许幻山出轨林有有之后达到高潮。

饰演林有有的演员张月微博是沦陷重灾区,网友从骂角色上升到攻击她本人,骂她绿茶骂她婊子,骂她长得就像小三。张月不堪其扰,只能把微博设置成只有关注7天以上才能评论。

对比之下李泽锋的微博评论区好很多,粉丝呼吁把保护李泽锋打在公屏上,让大家角色和演员分开看。

骂李泽锋的网友大多在玩梗,给他工作室寄绿茶饮料、茶叶、山楂。

这种男女双标对待不是第一次发生,“前夫哥”雷佳音出轨的“凌玲”的时候,扮演小三的吴越老师也被骂到关微博。

对待“渣女”,网友上升人身攻击,对待“渣男”,网友似乎更宽容。

对此李泽锋并不觉得男女有别。

我觉得还是取决于作品多与少。一个新人出现的时候,你第一个角色让观众记忆这么深刻,就会被骂得比较厉害。我因为毕竟之前有那么多作品,观众是了解的。”

李泽锋演许幻山的时候就知道要被骂,他觉得大家骂得越凶,说明他越投入在角色里面,证明演员演得越好。

角色是角色,本人是本人,许幻山分得特别清楚,也一再强调要角色和演员分开看。

他说作为一个男人,不理解许幻山出轨,“我相信无论是男性女性。都没办法理解。你理解一个人出轨吗?”

我们问他能抗拒林有有这种茶艺女孩吗?

“我申博app_最新官网没碰到过,我没法跟你说这个事儿。我觉得男人是要分分状态,你是男女朋友的时候,你要认清楚,你要什么样的人,你跟人家结婚了,你成为老公了,你就负责任啊。”

不管是采访中还是微博上,他也一再强调,冰激凌要分开吃才卫生。

现实中的李泽锋的婚姻观,更接近扮演好丈夫好爸爸时的许幻山,如果现实中选择伴侣,剧中的3个女性角色里,顾佳更接近她的理想型。

李泽锋闻“渣男”色变,看起来像是被网暴后遗症。

越复杂的角色,越需要层次丰富的演技去驾驭。人性不是非黑即白,还有深深浅浅的灰。

作家金宇澄批评过“渣男”这个词,觉得这个词太低能。现代社会这么复杂多变,复杂的人性变化用“渣男”一词就涵盖了,会让大家的思维变得越来越单一,越来越难面对真实的世界。

现在的网络环境过于政治正确了,网络非黑即白的二极管模式,让我们看到的荧幕角色都有点失真。

如果一直苛求三观绝对正确,我们怕是再也看不到惊才艳艳的作品。

观众喜欢看爱憎分明的角色,可演员眼里没有好人坏人,只有人。收到坏人角色的演员,一样要进入人物的内心,揣摩他们的动机,违背自己的道德本性,对抗本能才能诠释出坏人的真实。

为了最后一场监狱的戏,李泽锋几乎没有睡觉。他觉得那时候的许幻山,是睡不着的。

所以第二天许幻山面对顾佳,满脸疲惫、愧疚、后悔复杂情绪交织。

原来剧本是让他哭的,可是他用一个无奈的笑代替哭,跟顾佳说出:我们离婚吧。

他临时加了一个动作,放下电话,无声地跟顾佳说了声:对不起。

一个渣男的角色,在最后一刻,他完成了自我救赎,也让观众重新接纳他。

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人物命运,每一个起承转合,都表达着创作者对于人性的判断和立场。

我们如果能走得离人物近一步,接纳更多复杂有层次感的角色,那么费劲心力呈现复杂人性的演员们,才有出头日。

有层次感的坏人可比好人难演多了。

给不那么正确的“许幻山”多一点容错心态。

也许,我们就可以看到35岁抛掉不长进的丈夫去异国开启第二人生曲线的主妇,也许,我们就可以看到精明富家女踹掉算计男跟女闺蜜当人生合伙人的戏码。

大家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才是在贪嗔痴恨滚滚红尘中泡着的真实人生。

如果让大家颅内高潮的电视剧都变得乏味无聊,那现实中的我们,得有多压抑?

请允许更多的“许幻山”存在,也让李泽锋们有更多的机会可以爆红一次。

点个在看,让李泽锋更火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