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赢了《八佰》,却再也拍不出来

它赢了《八佰》,却再也拍不出来
[标签:标题]

关于《八佰》。

Sir聊过它的NB。

聊过争议。

这一篇,聊聊不足。

并非回踩。

而是想指出什么才是“更好”的《八佰》。

以及它为何“不能更好”。

从这里说起——

大捷

1995年,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而拍的电影。

同样是孤军留守。

同样是濒临绝境。

同样讲的是被卷入战争的小人物。

你家里有地吧?

你有没有讨老婆?

老家他们给我定了门亲事

他们跟我讲,我老婆肉嘟嘟的

我都还没看过……

但两部电影的观念一比较。

怎么看《大捷》都更像那部“25年后才能拍出的电影”……

为什么呢?

听Sir慢慢说,你慢慢就懂。

01

新三团里来了个方参谋。

由23路军韩培戈总司令亲自指派,前来协助指挥作战。

此时,日军两个旅正在靠近……

新三团呢,只有一千来号人,驻守在马鞍山下岗子的河滩。

大敌压境了。

我方部队,额……也没消停。

视察时,团长段仁义问团副章金奎:怎么回事,干活的乡亲还没撤呢?

方参谋眉毛一横,没好气地说:“段团长,看仔细了,那都是你的兵!”

兵?

锄田种地的,生火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没事干的,斗鹌鹑、喝酒、唱小曲儿一样不落。

外人一看。

嗬,马鞍山下好一片世外桃源!

其实嘛,他们是按照命令,在此挖战壕。

挖着挖着,有人挖到一块宝贝——

废铁。

赶紧藏到衣服里,收好。

再看看,这战壕挖的。

一脚就能把土踹掉。

而面对着这俩“士兵”,他都不知道是不是叫“孩子”更好。

你说这样一支队伍,他能打仗?

开场这一个画面就足够讽刺。

最右边是方参谋,军装笔挺,背着双手,神情肃穆地看着他新任的部队。

段团长,敞着军装,左手烟杆,右手纸扇,大摇大摆走着。

最左边是狗腿子章团副,你看他手里提的什么——

一笼鹌鹑。

团长那边讲着话,他这边斗了起来。

看到这。

再揉揉眼睛看看电影片名——

《大捷》。

大……大什么?

Sir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到他们打仗的样子了。

和方参谋一同被拍下来的,还有两个人。

谭参谋,给战士们讲习如何包扎伤员。

说了半天,一看台下的表情,只好挥手作罢。

白小姐,负责通讯的电报员。

就在交战前夜,章团副借着拍急电的事由,竟然溜进了她的房间,对她实施猥亵!

战争里的麻木、自私、丑恶,在《大捷》里让人又想笑,又想哭。

第二天战役打响。

有人尿了裤子。

有人猛扔手榴弹。

一旁的人喊:你拧开盖子!拉引线啊!

不管,接着一个劲地扔。

△ 战术性趴下

鬼子冒头。

参谋命令先别开枪,但不知道是谁放了枪,大家也跟着打起来,参谋骂娘也拉不住。

一阵狂射过后,敌人全倒下了。

我方战士欢欣鼓舞起来:

弟兄们,我们赢了!胜利了!

但结果呢?

开心了没多久,鬼子又来了,还炮火连天。

原来刚才冲在前面的,都是伪军,小鬼子哪那么容易上来送命。

这回和日本军队的真实力量对上线了,怎么办?

跑啊。

《大捷》出现了与平时的战争片截然不同的镜头。

背朝敌人的炮火,咱们哗啦啦跑了。

这时,方参谋把村口路一堵,枪一掏,谁往回跑我就击毙谁!

接着,士兵们听着炮火停了,又纷纷往回跑。

这一来一回。

就算是打过仗了。

和抗日神剧不同的。

你在这里看到了,当年在军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面前,被推上战场的是一副副什么样的面孔。

可笑吗?

羞耻吗?

请别轻易做判断。

02

《八佰》上映前,有人说,不就是一场表演战,有什么好吹的。

《八佰》上映后,又有人说,“八百壮士”的主力是湖北的精良部队,拍成杂牌军是丑化了他们。

你看。

我们的历史观,也出现了“粉圈化”——

认为一切的历史叙述,都只关乎褒或贬两种定调。

该褒的你没褒到位,那就是“抹黑”;改贬的你贬得不够狠,那就是“洗白”。

除了选边站,不在允许有申博体育_最新官网其他维度的解读。

什么叫屁股坐歪?

就是——

这事我已经定性了,你竟敢有意见?

他们拒绝差异的视角,以垄断话语权、“统一思想”而自鸣得意。

而《大捷》。

你恰恰看不到它站哪一种立场,为哪一方背书。

而是还给观众一种历史的开放性。

允许你的多种立场,多种解读。

有人说《八佰》黑国民党还不够。

再看,《大捷》拍得够黑了。

但电影拍出来,就是为了“黑国民党”吗?

看番号。

23路军……

看帽徽。

也的确是青天白日。

但Sir为什么说“不是”呢?

留意一下。

团长走到队伍里,别人一开口就叫成“县长”;

发现连长和连副跑了,一问是谁,答:掌柜的和东门外的地主范义芝;

还有一开头那个在战壕里挖破烂的兵,还真是个收破烂的,外号“刘破烂”。

开头背景音的广播已经交代:

火并我23路军的卸甲甸暴民,已组成新编第三团,韩总司令顾全大局,深明大义,既往不咎。目前已经让该团提前结束编练,驻防洗马河西线,随时准备参加我23路军前线行动。

原来这哪里是一个团。

就是同一个县里的父老乡亲嘛。

为啥父老乡申博app_申博app下载_申博app官网亲暴乱?

也还是国军的23路337师炮营。

进驻卸甲甸,不到半年,就让七、八个黄花大姑娘不明不白地怀了孕。

卸甲甸的民众怨气很大。

终于在一天夜里,炮营被暴民围攻,一个营差点被一千多名老百姓给吃掉。

大敌当前,你们还竟敢消灭中国军人?

按说,是要掉脑袋的。

但你们的脑袋又不值钱——这样吧,你灭我队伍,就还我一只队伍。

县里的一千多号人都编入了新三团,县长任团长。

上前线!

今天,我们有了“屁股论”。

为了分清黑了谁,美化了谁,功劳归谁。

要追究你是哪边哪派的,批什么样的皮,戴什么样的徽。

但不管哪一边,说到底,不就是当时的国家里,最普通的老百姓吗?

片中许多人都没名没姓,戏份也不多。

但Sir却感到无比真实,亲切。

仿佛就在身边。

甚至可以说,就是战场上的……你自己。

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是打仗?

所以你明白了,上面为什么要派参谋下来指挥作战。

在迎击敌人的前一晚。

韩将军也发来电报——

为确保阻击成功,韩总司令零时二十七分电令376师1761团开赴你处增援协战,并对阻击布局作如下调整:

甲:你团接电后立刻撤出上岗子一线,全团景区下岗子村前沿布防;

乙:上岗子阵地由1761团接防;

丙:前沿机枪阵地,所需机枪由376师调拨。

韩总司令命令:无论出现任何情况,马鞍山均不得弃守。

但听完这个消息的,参谋和团长露出了两副表情。

一个喜上眉梢;

一个眉头紧锁。

高兴,高兴的是司令派来一个团协战。

发愁,愁的是这电报里有蹊跷,新三团在下岗子村正面迎击敌人,1761团驻扎在上岗子村,必要时提供支援……

想想看:

他们请求增援一个营,结果上面给了一个团,人多就代表是好事吗?战事都已经这么吃紧了,韩司令竟然还这么慷慨大方?

这个谜,很快就解开了。

敌人步兵冲,炮兵轰,炮兵轰完步兵冲,很快吞灭了这个团一大半人数。

方参谋请求韩将军命令1761团协战。

但,一天的仗捱完了,1761团的赵团长给出来的结论是——

再坚持一天。

“坚持?他自己怎么不下来坚持坚持?”方参谋怒砸了电话。

这边是半农半兵的一个团,对面是日军整装的一个旅。

结果,大家心知肚明——

就是死。

韩将军哪里是收编卸甲甸。

他是借别人之刀,杀自己要杀的人,还替自己人挡了子弹。

“战争的背后都是政治。”

《八佰》只是把这句话放到台面上说了出来,《大捷》才真正拍出了那里面的诡谲和狠毒。

Sir要再一次提醒,《大捷》拍出这些的目的不在于“黑”。

而是打开更大的解读空间。

比如,知道战争中的节节败退。

但看完这个被仓促抛上战场的队伍,你才更知道节节败退从何而来。

都怪抗战不积极。

但听完兰营长的话,你又理解了积极是如何被打消的——

那年打蒋庙

长官让我好好打,我就亲自端着机枪冲锋

结果倒好,一仗下来,伤亡两个排

剩四十来号人

长官说好,编一个排

我他妈不明不白由连长变成排长

以及,新三团在下岗子与敌军殊死搏斗,1761团盘踞在上岗子的敌后战场……

《大捷》都让你看到。

战争不是只有纯粹的反抗。

它不可避免地,要沾染上人性的自私,利益的权衡。

比起简单地选边站。

一段历史最重要的是——

让人理解,历史是如何成为历史的。

03

在Sir看来,以《大捷》的内核,加上《八佰》的制作水准,那一定是载入史册的神片。

何以见得?

一部神片就是——

它说出了没人说过的话,还让你真正地相信。

如果没有《鬼子来了》。

谁能想象出中国百姓和日本军人开联欢晚会,尽管荒诞,但感觉却那么的真实。

在《大捷》里,同样有不可思议的一幕——

就在战役进行到最白热化的时候。

战士们不打日本鬼子了。

掉头打自己人去!

反了反了。

放到别的抗日剧里,这不成了汉奸卖国贼吗?

屁股坐在“正”的一边批判“反”,容易。

难得的是呈现出“反”不为人知的一面。

《大捷》做到了。

留下来,是死;撤,按军令还是死。

怎么办?

这时,谭副官拿出便衣,说上面只允许他们俩人往上岗子撤,1761团不会开枪。

明摆着,卖了卸甲甸的人,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就让他们这么去当炮灰?

方参谋想了一个办法,请求将新三团伤员转移到1761团的上岗子阵地,他要和大家共存亡。

然而就在谈判中。

他被一枪射中了脑袋……

后路,被自己人堵死了。

这时,日本人送话来说,如果他们放弃抵抗,可以从战场前面撤离……

往后,是死;往前,是投敌。

又怎么办?

Sir想,在这个时刻,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了不同的答案。

或许战死,或许投降,或许和1761团那群狗娘养的拼了……

每一种选择,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吗?

在那个情境下,每一种选择Sir都无法指摘。

不给你活的机会。

甚至也不给你选择正确地死的机会。

这才是战争的非人。很多人说,《八佰》“歪了”。但恰恰,《八佰》的局限在于它“太正了”。去除掉开历史背景后,你可以把这个故事,用在许许多多正能量的主旋律电影里,也并不违和。管虎尝试过进行更多不一样的反思吗?当然。比如电影一开场,就是在枪毙逃兵,自己人在杀自己人。给日军输送情报的记者,也没有被拍成汉奸,而是接纳了他作为“自己人”的一份子。以及片中,那个拍出了又剪掉的反战日本人角色,不就是死在了不讲道理的民粹拳头下么。但所有对战争“另一面”的展示,都只是轻轻带过。全都要为“正面”的升华而让路。不得不说的是。《八佰》和《大捷》都有要处置逃兵戏。区别在哪?当要成了护旗队时,连长说不敢去的,现在就可以走。可是当士兵要逃走时,还是被拦下,揍了一顿。这像是管虎的讽刺,也是自嘲——战争没有给人选择,就连今天的电影,也不能。《大捷》呢。在决一死战的时刻,方参谋下了死命令。“撤退者一律军法处置。”

但转眼到了没人的地方。他悄悄对团副说——不要向自己的兄弟开枪。

在个人与集体剧烈碰撞时。《八佰》用一种崇高的感情,把一个个个人推向了集体。无论是正规军、杂牌军,南岸租借的贩夫走卒,戏子妓女,大家在同一个名义下凝聚了。管虎能做的是。在集体收编个人是,仍然给个体留下一条缝隙。比如逃走的老算盘,他是逃兵。但导演没有说他就可耻、该死,而是让他成为南岸的一份子,加入了“我们”。

而《大捷》是真正做到的,将个体与集体置于同一高度。立场不值得炫耀。问题在——你敢于多大程度上,在多么艰难的条件下,坚持你申博电竞_最新官网的立场。《大捷》的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坚定地站在人道、人性的一边。说实话。Sir被《八佰》感动了,但主要是被一种崇高的爱国情话所感动。电影中的羊拐、老算盘、小湖北等个体的挣扎。都不如《大捷》中的段团长来得更震撼。就在方参谋死去的当天晚上。这个从来不会打仗,抓不定主意的老县长,不得不给大家指一条路了。他说:仗我们打了,我们不怕死,但要给卸甲甸留点种啊……雷恪生的这一段表演,Sir当场看到泪流不止。Sir相信,抗日战争中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历史里英雄的主角。他们多卑微。他们多伟大。《大捷》并不是说个人不能为集体牺牲。但这样的牺牲,必须有可以被托付的理由。而不是以集体之名,让个体匍匐在地,上缴自己全部的价值。当新三团被同胞出卖。对出卖的拒绝,是叛国吗?就算被残酷无情的政治当成炮灰。接受这种命运,就是傻吗?在电影里,有一个叫白洁芬(宫晓瑄 饰)的发报员,跟着参谋从司令部一起下来,年轻,漂亮,善良,业务熟练。本来卸甲甸的乡民众让她离开,大家不怪她。但她说:我是新三团的人了。战地白百合,终于凋残。死之前,白小姐嘲笑霍杰克团副:“你真傻,你还写团歌,还‘马鞍山前飘扬着我们的战旗’,咱们…值么?”霍杰克说:“咱们值!咱这仗不是替二十三路军打的,不是替韩培戈打的!是替国家民族的打的!是替我们四万万五千万同胞打的!”

这句话,Sir信。从来没有这样相信过。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编辑助理:小田不让切

还不过瘾?试试它们

放过「八佰」,或者杀了电影吧

▲我为什么不建议你把郑爽当偶像

▲香港电影又失去旗帜

▲谢谢谢老师,你真土

▲不要赞美张亚东的脆弱

▲群嘲网抑云后,还是没人看他一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